2016年3月24日 星期四

用政治幹掉頂尖科學家,台灣贏或輸?

這兩天眼見一位世界知名的醣分子與酵素合成研究科學家翁啟惠院長,遇到台灣的媒體與政治又即將落難的消息,讓人不勝唏噓。讓我想起另一位曾經於1962年得到諾貝爾獎的科學家華生(James D. Watson)。 華生博士是最早發現DNA雙螺旋結構的科學家,也因此名利雙收,除研究機構之外,也擔任藥廠董事,對過去30年來疫苗研發與專利有莫大的貢獻,也因此有報導估算James Watson的身價高達150億美金,比英特爾共同創辦人也是科學家的摩爾(Gordon Moore)身價還高。但這位華生博士最近十年間,也因為科學家面對媒體的政治不正確發言,不小心踩到地雷。在一次與媒體的談話中他提到對非洲發展的不樂觀,因為外界的計畫總是錯誤假設不同人種的智能是一樣的,但研究上顯示並非如此 ... 因為「黑人智力比較低」的說法,引起了軒然大波,被研究機構及企業董事會開除,他還曾把諾貝爾獎章拿出來拍賣。

台灣想要發展生技產業,找到了翁啟惠這樣世界級的頂尖科學家領頭,是撿到一個寶藏。他畢生的研究,在生技科學研究的聲譽與國際人脈,能為想發展生技產業的台灣帶來的產值長期絕對超過上兆。你台灣的政府、台灣的企業、台灣的投資人,憑甚麼認為可以take it for free, take it for granted。理所當然的拿取人家畢生研究成果,利用人家的聲譽與科學界人脈關係的理由是甚麼? 只因為台灣給了一個中研院院長的位子,科學家就有義務把研究成果廉價的端出來,做台灣的義工? 這樣的頂尖科學家,你台灣用政治幹掉了他,他一定不會沒地方去。台灣你對自己撿到的資產,是要保護,還是要拱手把數兆產業送給別國。 It's a War for talent. Not a domestic politics.

我認為,浩鼎生技/Optimer Pharmaceuticals的疫苗研究,要是用了翁啟惠過去的研究成果,或曾受到翁啟惠的專業諮詢與指導而得到突破,因此能夠走到現在的階段,該給翁啟惠的股份,應該大方的、公開的給,翁啟惠院長也應該大方的、理所當然的收。 沒有必要偷偷摸摸的給到女兒名下,這是這個事件唯一的瑕疵。若研究成果是中研院的,那股份應該給中研院,而不是給到翁啟惠個人。這樣的事情在科學研究上,可以清清楚楚地分辨,沒有甚麼模糊空間。

若民進黨與蔡英文,對一位放在自己關鍵產業計畫中,具備戰略性地位的關鍵科學家都保不住,甚至像弱雞一樣躲在後面,不敢挺身護衛,無法大聲出來論理,有氣魄的站出來跟扯台灣產業發展後腿的國民黨與紅色媒體正面作戰,你蔡總統上任後這四年,即使行政權立法權全拿,這樣弱勢的表現,肯定被修理的一事無成。

2016年2月27日 星期六

鴻海收購夏普(Sharp)註定是場商業悲劇

鴻夏戀(鴻海強取夏普Sharp),最後必然是悲劇一場。會認為鴻海是科技公司的,只有台灣人。鴻海就是一家利用工廠所在地法規寬鬆的紅利與對員工、經理人、及供應鏈廠商非人性的高壓管理,經營頗有經濟規模的代工組裝工廠。 唯有這樣的經營條件下,鴻海才能夠達到世界第一代工廠的水平。 該公司本身距離「能成功的從無到有研發製造銷售完整產品」還有一段距離。這樣的代工廠,對它所製造的產品與關鍵元件都只是know how, but doesn't know why. 欠缺創新能力。 經營這樣工廠的工頭,要用他過去的成功方程式去管理一家能從無到有研發 - 從理化科學及材料研究開始,到研發生產關鍵元件產品,並能銷售推廣各行業應用的夏普面板事業體,我現在就可以大膽下結論說,鴻海完全沒有成功的機會,註定失敗。 除非,他現在就已經想好,他並不是為鴻海來買的。

2016年1月19日 星期二

Mission Completed

2016年1月16日 國民黨正式全面倒台。總統與國會,國民黨全部淪為在野黨。 從小學我有公民意識以來,我就希望打倒國民黨。願望順利達成。 Mission Completed.

2015年12月31日 星期四

2016「台灣利益最大化」的大選投票準則

經過深思熟慮,決定寫這篇「台灣利益最大化」的投票準則,與大家一起告別2015,迎向2016的新台灣。
台灣2016的選舉是很關鍵與局勢險峻的。深陷在台灣無法抽離,恐怕看不清楚全局。即使深入其中,恐怕也是處處是紅色暗礁,一不小心就會沈船。
整個的大局就是「想好好做一個獨立的台灣人」與「無孔不入的中國勢力」間的較勁。
台灣人現在的共識,就是要在2016用選票終結國民黨(=親民黨=新黨=民國黨),並合力抗拒中國勢力。
民進黨、時代力量、綠社盟除了想要選票勝選拿席次之外,有把自己的立場講清楚嗎?觀察這些政黨及候選人,若沒有抽絲剝繭,也很難分辨清楚敵軍與我軍。
「2016的民進黨」是個為了全面勝選所打造的綠藍夾雜的「雜牌軍」政黨。
「時代力量」是年輕但沒具體理念,凡事要程序正義的「程序控」政黨。
「綠社盟」是個彩虹陣線的「小清新」政黨。
「台聯+基進側翼」是個台灣優先主張明確,但「青黃不接」的政黨。
以下,就是我建議的「台灣利益最大化」投票準則:
[政黨票] 集中政黨選票投(1)民進黨
原因: 
給國民黨一個無法翻身的制裁。
同時也給空有理想,但參選過程欠缺政治協商運作智慧,反而變成扯後腿小黨的一個機會教育。(對,就是因為你們連自己人之間對話整合的智商都沒有,把困擾丟給本來支持你們年輕人的選民,我現在決定不接受這個困擾浪費選票,把困擾丟回去給你們自己去反省檢討)
時代力量、台聯、綠社盟,身為小黨但在選前展現出弱智的政治運作智商,若進了立法院,只會變成「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牽制力量。讓他們失敗一次,有助於他們未來整合成一個更有力量的反對黨,邊緣化選後國民黨最大反對黨的地位。若是讓這些小黨取得政黨黨團席次,反而會讓國民黨有機會分別拉攏利誘(別小看未來在野黨的公道伯老王的搓湯圓能力),牽制選後的準執政黨民進黨,造成政務無法推動。
[立委選票] 投選區內45歲以下民進黨、時代力量、綠社盟的年輕候選人
原因:
徹底邊緣化國民黨,讓民進黨一黨實質過半,但同時也要促成台灣政治的年輕化與新陳代謝。
肯定民進黨,也感謝時代力量及綠社盟中,有理念且願意投身政治的年輕人在太陽花學運與社運抗爭展現翻轉政治的新活力,這樣的民主生力軍願意參選,應該給個別的他們孵化成長的力量。
[總統選票] 別無選擇,投(2)蔡英文

2015年7月28日 星期二

移民時空文化停滯下的國民黨史觀


「移民時空文化停滯」下的國民黨史觀認知,才是當前台灣歷史課綱爭論的核心原因。用這個觀察角度來看國民黨與1945後因國共內戰來台的外省族群對台灣新課綱的反撲特別貼切。外省來台移民對中國歷史文化的認知,不僅停滯在國民黨蔣氏政權在1949年後對台灣民眾所灌輸的自成一格大中國史觀之中,更糟糕的是因為國民黨蔣介石政權刻意在那套自圓其說的歷史上抹滅政敵異己,導致台灣人與外省來台移民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對中國近代歷史,充滿令人匪夷所思的荒謬認知。

公元2000年國民黨失去政權之前的台灣教科書,內容幾無篇幅介紹中華民國初期的新文化運動主要人物陳獨秀、魯迅、蔡元培等人,國文教科書內容更是充斥大量的八股文言文,根本無視於民國五年的中國,就開始風起雲湧的文學革命與白話文運動。在對中華民國歷史的詮釋上獨尊孫中山與蔣介石,辛亥革命推翻滿清發生在1912年,但台灣教科書對蔣介石主政前的中華民國政府領導人不是一字不提就是一筆快轉帶過,好像1912中華民國成立之後,政府空轉10幾年,偌大的國家行政機器都沒有人當家一樣!但接受填鴨式洗腦教育的民眾,竟然到今日還有人擁護類似這樣光怪陸離的內容,這些人腦袋中虛構的歷史圖像已在認知錯誤中停格不前。

國民黨的偽造歷史中,對中華民國歷史尚且如此粗暴對待,就更不用說在國共內戰敗北流亡來到台灣的五十年來,對其所強占的台灣本地歷史文化,採用粗暴打壓與消滅語言文化的方式對待。

許多被國民黨洗腦長大的台灣人與外省第二代,至今仍然深受黨國教育遺毒而不可自拔。中國與台灣兩地高等學術機構近年來漸趨客觀的歷史研究著作陸續出爐,世界各地知名東亞學術研究機構對中國近代史與台灣史基於史料事實的相關研究,在網路開放平台上也已經隨手可得,但可笑的是,從1945年後就開始文明倒退走的台灣,時至2015年的今日卻仍有許多愚夫愚婦認為在當今全球化的開放社會中,誰拿到執政權,誰就可以粗暴的擁有扭曲歷史的國家暴力。

當今台灣的國民黨,是一群不學無術的烏合之眾所組成的流亡政黨。從宏觀歷史來看,國民黨到了公元2015年會還會冒出一個像吳思華這樣沒有一絲教育家風範、與學生為敵的教育部長,對照起民國初年就曾任中華民國教育部長與北大校長的蔡元培,吳思華之流的出現就像是國民黨退無可退,即將被掃入歷史灰燼的警鐘,更不要說國民黨過了六十年後,竟又出現一位如「李宗仁」般的馬英九來當總統。台灣人民與所有台灣新舊移民,在歷史課綱事件中,要好好認清「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唯有把國民黨徹底掃進歷史灰燼,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產生原生的執政黨與反對黨,台灣的文明進程才有機會重新啟動。

2015年6月10日 星期三

企業老闆沒資格罵年輕人,連像樣的工作都端不出來是台灣老闆有問題

台灣這地方的企業,你們可以繼續欺負修理這裏的年輕人沒關係,這些企業家沒有認清,光是年輕人一定會活得比你久這件事,就逼得你不得不去聽他們的,創造他們有熱情的工作給他們,放手讓他們去創造一些新事物出來,不這樣做,倒大楣的一定是這些冥頑不靈的人。這國家教育了一大批眼界大開具備新能力的新人類出來,結果出了社會,竟然反過來要求這些人進去你那20年不進步的「廠」裡面去蹲、遵循你那30年不變的舊商業模式,還要放棄新方法從頭學你們土法煉鋼的笨方法做事。你們腦袋壞了,才會認為你請得到台灣一流的年輕人去公司上班。我相信你們自己的兒女,你都會叫他出去外面好好闖,待在自家公司不會進步。你們竟然會做白日夢別人兒女台大柏克萊畢業,會想賣肝給你。

我去看Computex,一堆電子大工廠,竟然看不到幾個新鮮的青年菁英在這行業裡,擺出來的產品90%充滿著老氣過時的老人設計觀,加上年華老去肝已被操壞的老油條業務與邋遢工程師。哪個朝氣蓬勃的年輕人會想進這行業,還要聽你們囉唆指揮,學你們過時的那套跟你們浪費青春?你吹牛什麼通路業務管理有多少眉角,年輕人網路上呼朋引伴寫幾行字拍個三分鐘短片,咻的上千個產品就賣出去了。

好不容易看到幾個我會想多跟他們聊幾句的青年才俊,每個都操著流利的英語,不是留美就是留德的年輕好手,卻哀怨的被老闆逼著去抄襲別家的產品。

簡單一句真心話,年輕人你們值得更好的工作。那些囉囉唆唆抱怨你們的,那些看到你年紀30出頭領兩三百萬年薪就想要動手砍你們薪水的,那些趁你們父母生病非得回台灣占你們薪水便宜的,絕對不要妥協,就讓這些台灣企業被自然淘汰吧。


延伸閱讀:

台灣低薪與人才外流的真相 (2014.5.13 鐵平tipping888)

2014年12月19日 星期五

新部落格「台灣 - 重新定義中」(Taiwan Redefined)歡迎舊雨新知

2014年的台灣九合一選舉前,我在構思一個新的部落格,希望為台灣主體意識重新定義,引領台灣各界建構一個多元文化、開放進取的新台灣主體意識,促成台灣社會的文明躍進。

Taiwan Redefined這個新的部落格想要分享的內容,有我多年來藉企業管理者與商業顧問身份之便,與各國菁英及國際企業交流的過程中,所領悟出台灣在世界局勢中的獨特價值與發展契機。

因國民黨長期壟斷掌握工商企業界的資源,台派人士因而對全球化、國際企業競爭、創新、與國家競合等議題著力不深。另一方面,企業界人士也因對國民黨在工商業界的影響力有所顧忌,在公開場合常不敢公開力挺台派或主動提供建言。這些都造成了台派無法提出激勵人心的創新與宏觀的台灣大戰略。

2014年地方縣市長選舉於11月29日結束,柯文哲醫師結合的公民力量與民進黨共同獲得地方執政壓倒性的勝利,暫時扭轉了台灣被國民黨綁進中國的命運。這是個很好的機會再次讓台派展現執政能力,贏得信任,並累積台灣下一波文明躍進的巨大能量。希望我的一些觀點,能夠引起台灣菁英的討論與思辨,形成新的國家共識。

因此,我將這個新的部落格命名為 Taiwan Redefined (台灣 - 重新定義中)

網址  http://taiwanredefined.blogspot.com/

2014年11月14日 星期五

千萬別上楓葉卡與加拿大籍的當!

還好柯文哲沒上當,去跟什麼蔡依珊的加拿大籍與楓葉卡話題,很多人連這兩個東西是什麼不一樣的東西都搞不清楚,連陣營就要在最後關頭用這話題誘敵犯錯。聰明的柯文哲輕易地閃過了,厲害厲害。國民黨的操盤手正在氣的跺腳哩。

聽清楚了! 你為什麼在台北不能攻這個話題...因為在台北市裡頭,有(美國籍+美國綠卡+加拿大籍+加拿大楓葉卡)的投票族群,我估計超過15萬人。國民黨非常清楚,這15萬人裡面,有很多人這次是準備票投柯文哲的。這十五萬票,可是會輕易就翻轉選情的。千萬不要跳下去,最後反倒讓蔡依珊的眼淚與犧牲戰術得逞。

2014年10月29日 星期三

台灣人,你應該這樣看李光耀才對

台灣藍綠有不少指標型政治人物很喜歡聽新加坡的李光耀評論「台灣-中國」關係。這些政治人物理解的角度與座標都不對。 近幾年關於李光耀的幾本書,英文版一出我大概一週就讀完,我也佩服李光耀,我認為李光耀與李登輝兩都是亞洲第一流的政治家,但李光耀的精明比起李登輝略勝一籌。假如李光耀是台灣人,台灣老早就獨立建國成功了。

但李光耀不是生在台灣。我說李光耀是亞洲第一流的政治家,是站在他創立與經營Singapore Inc.的角度。李光耀在講「台灣-中國」的時候,他是站在亞洲相互競爭對手間的精明政治家算計的角度,若台灣有一天出了一個可以縱橫國際政治的政治家,台灣忽然醒過來了,那亞洲地區最大的潛在受害者就是新加坡。以台灣的天然資源、教育水平、工業水準、及人口與人口素質、跟別的大國可能比不上,但將新加坡比下去是綽綽有餘,台灣再加上一個可以像李光耀一樣縱橫國際的國際政治掮客,台灣民主正常化了,新加坡恐怕要被台灣打趴。若你看李光耀的英文原文書,你就可以看到李光耀談台灣時的語氣與思路,決不是為了台灣好,而是謀略性的要把台灣這個競爭者消滅的思維算計。在李光耀的盤算中,讓台灣被併入中國,是幫新加坡消滅潛在對手的最好策略。因此,他可以一手在新加坡這個以華人為主的社會強行多元文化,讓新加坡實質上遠離中國,與西方世界緊密接軌,在中國經濟起飛時,一方面他擁抱中國,另一方面又可以提出具體防堵中國的策略影響西方政治家,指導美國重返亞洲的經濟戰略。新加坡因此能在這樣的局勢翻攪中,左右逢源。

李光耀談「台灣與中國」時所拋出濃濃的大中國思維,希望引導台灣被中國併吞,思維的背後,就是新加坡與台灣的國際競爭。因此,新加坡機巧的藉由台灣的資源幫他建軍,藉由引進台灣的高級人才,補足自己國家的人才缺口,藉大中國文化臍帶,向中國表態贏得新加坡商業的機會,一腳把台灣踢向中國,向中國領得經濟上的獎賞。對新加坡這個國家而言,李光耀這樣做,的確是一個偉大的政治家。對台灣而言,他就像是美國記者Tom Plate在他與李光耀訪談的書中所描述的「刺蝟或是狐狸」(LKY - Hedgehog, or Fox?)一樣。台灣政治人物在聽李光耀時,務必站在「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國家生存競爭思維上,才會有正確的理解,你才會知道在這樣的理解下,如何狠狠的反制李光耀與新加坡這個國家競爭。

“… The Fox, knows a lot of things, lots of different ways of surviving. The Hedgehog only knows one major thing, but the one that the Hedgehog knows is a really big deal – it is central to his life and that everyone else.” - by Tom Plate

當台灣變成一個讓美國「心生疑慮」國家的後果

當台灣政府的經濟成長策略,只專注在「依賴中國」,像隻哈巴狗要對方「讓利」,台灣努力與受盡屈辱條件用一個自己國人都叫不出的名字加入WTO與APEC組織,但馬英九一心想望的卻只是要去那個國際經貿平台上跟習近平握手照相,完成他下台前的歷史使命。 

台灣缺乏與中國及周邊國家「競爭」的強烈意識,當以美國為首的全球企業,紛紛開始移轉在中國的重心,調整過度依賴中國的供應鏈,轉進其他友好國家,台灣在這個調整中沒有積極去爭取這樣的大好機會,反倒拱手讓亞太區域內已經向美國表態的開發中國家 - 菲律賓、印度、越南、馬來西亞、泰國等等,藉由這樣的大國戰略調整,與美國一起繁榮與經濟起飛。很悲哀的,台灣人絕大多數雖認同美國的自由、開放、民主的核心價值,但台灣在馬英九的主政下,逐漸變成一個讓美國「心生疑慮」的國家。當美國對台灣心生疑慮,美國先進的武器設備不敢賣給台灣了,重要的科技研發技術,不敢移轉給台灣企業,關鍵尖端的零組件,不敢放在台灣製造,甚至先進設備,沒有國務院批准,也不敢賣到台灣來,重要企業機構與人員,寧可選擇到其他周邊同陣營的國家,進而幫該國培養人才,但也不會考慮設置在台灣。台灣人很快就會眼睜睜看著周邊國家一個個在經濟成長與國民所得超越自己。

若有人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可以超越美國,台灣可以藉由中國而富強,我可以毫不猶豫的說那是癡人說夢。你隨便走進一個州立的柏克萊大學,裡面的諾貝爾獎得主就比亞洲整個加起來還多。這種愚昧無知的中國蠢蛋越多,在我看起來反而非常好,因為中國遲早有一天就會像軍國主義下的日本一樣出了一個東條英機那樣的蠢蛋,將中華人民共和國提早帶向毀滅,或許這才是台灣千載難逢的歷史機遇。

2014年10月27日 星期一

頂新與統一的員工,本來就應該失業

統一與頂新惡意的使用不能給人吃的爛油做成食用油,第一個該下台的是包庇犯罪,收受犯罪廠商政治獻金與接受利益輸送的政府官員。 再來,頂新與統一的員工,不值得同情。本來就應該失業。

爛油不會是魏應充、羅智先一個人做得出來的。他們的企業犯罪能夠成功,靠的正是沒有良心的員工僱員與為了五斗米折腰的幫助犯。統一與頂新企業內部竟然沒有一個吹哨者出來。統一與頂新的員工,社會若要選擇原諒,只會原諒為了社會公義主動願意出來提供資料的「吹哨者」。但非常不幸的,在這次的食用油事件中,竟然沒有一個這樣的人存在。因此,無良企業破產,無良企業內的員工失業,一點都不值得被同情。

我非常失望一個有野心創立「唐獎」的企業家尹衍樑,竟然公然鼓吹這種小鼻子小眼睛的「員工失業論」,做為為頂新事件止血的爛藉口。這樣的尹衍樑先生,視野、見識、胸襟皆不夠,他所創立的「唐獎」,格局永遠也無法與諾貝爾獎相提並論。

頂新與統一這些不良廠商,不只傷害國人健康,也荼毒國人的良善心靈。

這樣的企業,本來就應該讓它倒。這樣的員工,暫時性的失業是適當的教訓與懲罰。不管這些員工知不知情,都不應該被鄉愿的同情。 若裡面有員工真的是無辜,他自然會在新廠商進入原有市場後,再找到新的工作。有過這樣教訓的員工,未來才不會在薪水與利之所趨之下,協助資方犯罪,人們才會瞭解為了工作與薪水,上班工作要保有「社會良知」,才能夠穩穩保住工作飯碗。所有台灣人,未來才能夠有尊嚴的工作,才能夠在壞老闆做出違法亂紀的要求時,能夠斷然拒絕與善盡規勸之責,不能夠用「那是老闆的指示,我不得不做」當做推卸本身責任的藉口。

社會責任與良知,不是只有老闆應該要有,每一個上班工作者都要有。我們不接受任何一個人可以用「我為了保有工作領薪水,不得不照老闆的指示這樣做」,做為幫自己脫罪的理由。

為了台灣的未來,就讓「頂新」與「統一」倒吧!「滅頂反統」是民眾與司法人員重建社會秩序的必要途徑,也是讓國人未來能夠秉於社會良知,不管是上班工作、或是擔任公務人員,都能夠秉於良知與正義的社會道德基礎。台灣若做不到「滅頂反統」,只會更加向下沉淪。

2014年10月24日 星期五

北京清華人,你為什麼不敢問馬克?

Facebook創辦人馬克.祖克伯(Mark Zuckerberg)擔任北京清華經濟管理學院的諮詢委員,並在本週10/22參加北京清華大學的一個論壇,全程用北京話(Mandarin Chinese)回答問題,風靡北京城。一時間,從中國、台灣、到美國媒體,許多人都驚訝Zuckerberg竟會說北京話。這個論壇若拿掉「老外講中文」這一個常被拿來滿足缺乏自信的中國人的老梗之外,是一場問答完全沒有實質內容的秀。這樣一場辦在清華經濟管理學院內的學生論壇,只有這樣的水平,有再多世界級的政商大人物名列在北京清大的諮詢委員會裡面,也不會起什麼教育作用。

北京清華大學裡一群自我畫地自限,為了名利事業前途,心靈上自願屈服於無形思想牢獄的教授與學生,絕對不可能創造出正向改變世界的偉大企業,也不會培養出真正具備開創性格的創業家。

北京的清華人,你有這個機會在北京與馬克面對面,你為什麼不敢問這些問題:
馬克,身為CEO,您來了北京,對中國人還沒辦法正常使用Facebook,準備採取哪些具體的做法?
馬克,您認為為什麼中國要禁止中國人使用Facebook?
馬克,您認為要透過哪些努力,才有辦法說服中國政府,讓Facebook進入中國市場?
馬克,您對政府干預中國民眾使用Facebook與Google的看法?
馬克,您提到自己創業的初衷是要改變世界,您對清華大學學生要改變中國有沒有什麼建議?
馬克,您認為若中國政府開放Google, Facebook, WhatsApp, Line等服務到中國營運,中國本地的電商企業有沒有競爭力?
馬克,您昨晚跟小米的雷軍見面,Jony Ive說小米偷竊Apple的設計,你認為創造與偷竊的界線在那裡?

北京清華的學生們除了拱馬克講中文之外,只關心馬克喜歡什麼顏色、吃什麼中國菜、養什麼寵物、跟老婆誰的中文比較好,在我看來實在膚淺的像一群驢蛋在網路視屏上自我感覺良好。Wall Street Journal一位評論員對馬克講中文這件事直言,他的中文很初階,但美國商人都知道到中國只要開場用中文說個「你好」,就可以逗得中國人樂翻天,覺得備受尊敬,事情就會比較順利,更合況馬克一口氣講了半個小時。

在「馬可講中文」影片中,我看到一個精明努力,非常有自信,「明知不可為而為之」要去撞開中國市場大門,做中國人生意的馬克.祖克伯,與一群懦弱膽小缺乏民族自信中國學生間的空洞對話。相較起來,台灣的國立台灣大學、國立清華大學的學生們,敢於領導太陽花運動衝撞政府,喚醒社會對公平、正義、民主體制的關注,而國立台灣大學也勇於頒發「利他獎」給公民運動領導人之一的台大學生林非帆。這樣的台灣大學與台灣學生的格局,放在世界舞台上,更是遠遠勝過北京清華。

延伸閱讀:
Mark Zuckerberg與北京清華學生中文問答實況



2014年10月17日 星期五

投給國民黨,就會製造出無數的王育敏這種人

這次頂新飼料油的食安風暴,頂新重傷,拿過頂新TDR的連勝文應該也受傷頗深。事件裡面有個跑龍套的角色,也忽然間大紅大紫,就是國民黨的不分區立委王育敏。
她的臉書「兒少尖兵 - 立法委員王育敏」留言板,幾乎是被婆婆媽媽的網友吐槽灌爆!紅成這樣,恭喜她,或許國民黨會繼續提名這種人當不分區立委。

許多人或許是第一次認識國民黨有王育敏這樣一個人的存在。
但看在許多本來就認識王育敏的人眼裏,更是下巴都快掉下來的瞪大眼睛:「天啊!國民黨是怎樣邪惡的政黨,可以把王育敏在短短幾年內變成這樣的人。」

這就應 應驗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諺語。台灣人在這世紀遇到國民黨,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霉。一個本來好好的人,沾染上國民黨,就會變成王育敏現在這個樣子。毒品碰不得,也就是這個道理。

我們來看看王育敏這個人從2014-10-2事情爆發前,到2014-10-13事情全台爆發後,這個人的樣子:


在王育敏臉書都已經被憤怒的婆婆媽媽們灌爆之後,2014-10-13,她在立法院的表現還是這樣:



王育敏最後的下場,就是退無可退,淪落到拿一盆連名字都寫錯成「王育民」的盆花放在自己臉書上解嘲:「冷對千夫指,甘為儒子牛... 王委員感謝再感謝」。

王育敏執迷不悟的頑固黨性,看了讓人昏倒。國民黨真該好好栽培她。
但選民呢?請睜亮眼睛,這就是過去兒少尖兵、弱勢代表,今日變成國民黨員的最佳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