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5日 星期一

台灣應開放國際級觀光賭場注入經濟強心針(3)

離島最適合開放觀光賭場

個人認為,離島澎湖是台灣現階段最適合開放賭場的地區。

在美國,一個地方要開放賭場經營,其中很關鍵的一個因素就是要離人口集中的住宅區與都會區夠遠。若一個賭場離住宅區或主要都會區太近,就會招致當地民眾反對,甚至透過公民投票否決。設於離島,在交通上杜絕了台灣本地民眾每天沈溺於賭博的誘因。

甚至應該在澎湖建立一座國際機場,直接吸引來自亞太、歐美國家,包括中國的觀光客。若評估在澎湖興建國際機場在技術上可行,未來甚至可以以澎湖為中國觀光客到台灣旅遊的首站門戶與單一入口,中國觀光客必須先進入澎湖,再以澎湖為軸心,搭乘飛機或渡輪,前往台灣其他地點。

外資經營與管理的效益一定比較好

因為歐美國家的企業經營博亦產業的經驗超過30年以上,開放擁有優秀管理經驗的casino管理集團來台灣投資經營賭場,絕對比開放給台灣廠商管理與經營來得好。譬如初期可以開放六張特許執照給外商,十年之後,在開放幾張給台灣本地的企業,屆時,若台灣的企業無法提供與國外博亦集團一樣水準的服務,根本就無法在市場上競爭,另一方面,在這十年之內,也可以借外商為台灣培養出一批經營與管理博亦服務業的專才。以國外一流博亦集團管理階層的主管,多的是哈佛大學之流的長春藤大學MBA與管理博士、頂尖學府的數學家及資訊管理學者,加上許多頂尖的旅館餐飲服務業管理專才,可見,要經營成功的casino resorts,是一門精緻高深的學問。唯有如此,才能把台灣的博亦產業帶向以品質取勝的正向循環,而不是走向美國境內一些低級廉價賭場的情色與價格競爭的惡性循環之中。

要吸引外資引進他們的管理技術,甚至可以用法律規定取得特許執照的外資佔51%以上股份取得絕對管理與主導權。政府利用政策、法律、租稅、執法等手段,嚴格管控與管理這些特許的廠商。違反或不配合政府政策者,就祭以停牌或取消經營資格的處分。這些能應付歐美嚴格法律與執法的廠商,沒有理由無法應付台灣政府的要求,只怕自己政府的管理能力與清廉度無法抗拒龐大金權的魔鬼誘惑而已。

一定要嚴格禁止公務人員及博亦產業相關從業人員賭博

賭場有全世界最精密、密度最高的監控設備,據說,進入拉斯維加斯的賭場,每一個人隨時都有三部攝影機在幫你錄影。政府應該將所有賭場的監控設備集中,全面監控與博亦產業有關的從業人員,以及所有的公務人員,嚴禁涉入賭博。意思是,你可以去那裡的旅館吃飯住宿,但就是不能進入賭博區。一經發現,政府官員應該被調查與撤職,涉賭的博亦產業的員工一律開除。唯有如此,才能防範舞弊與貪腐的發生。

開放觀光賭場的政治效益

政治人物最關心的或許是開放賭場所能帶來的政治效益。
若在澎湖開放觀光賭場,可以產生以下政治效益:

1. 提高南台灣地區與中低教育水平民眾的就業率與所得水準

台灣失業率的問題,並不在於高知識份子的失業,而在中低教育水平民眾的就業機會減少。我認識很多獵人頭公司的顧問,每天都為許多科技公司找不到適合與足夠的工程師而苦惱,稍有經驗與高學歷的工程師,要獲得一份1、2百萬年薪以上工作,可以說易如反掌。但這些工作多位於北台灣、多是高科技製造業,並且都要求至少大學以上的高學歷。

反觀居住在南台灣的民眾,因為科技公司少,傳統產業式微,許多居住在南台灣朋友常跟我抱怨在高雄地區連前三名台清交畢業的國立大學畢業生都很難找到好的工作機會,即使有,比起北部的人,也很少有好的升遷機會。更不要說教育程度比較差的人了。

在澎湖開放賭場,可以讓台灣中低教育的民眾加入勞力密集的服務產業,經由國際級的企業培訓,讓中低教育程度的民眾大幅提高就業率與所得水準。對高學歷者來說,許多過去大學裡的冷門或難就業的科系,例如數學系、觀光系、森林系、園藝系、藝術表演科系等等,也有更多的職業前途與發展機會。

2. 經濟重心南移,造福雲嘉南高雄屏東等地的經濟

開放澎湖成為博亦特區,可以造成中南台灣的就業率增加、消費力增加、創造出有別於製造業的服務業經濟體系,協助台灣脫離代工製造業,轉型到有更高附加價值的高品質服務業領域。

3. 台灣不再重北輕南,南台灣對政經的影響力將大幅增加

以加州為例,南加州好萊塢的重要性絕對不輸給北加州的矽谷。好萊塢靠近哪裡?好萊塢靠近內華達州的拉斯維加斯,開車僅3小時,坐飛機僅1個小時。許多明星都以在拉斯維加斯駐場表演聞名世界,從過去的法蘭克新納屈、貓王到最近幾年的席林迪翁與Cirque de Soleil等等都是。

若在澎湖開放觀光博亦產業,台灣的媒體與娛樂產業因為主要表演舞台的移轉,有可能都會向中台灣或南台灣移動。當媒體與娛樂產業往南台灣移動,甚至將媒體總部設在南台灣時,南台灣人民的主張與聲音、能夠獲得的社會關注與能夠分配到的政經資源都會增加。台灣將脫離國民黨過去執政,傳統外來統治集團盤據北台灣,結合北統派媒體將外來統治階層的台北觀點,強加與凌駕在南部台灣人身上的窠臼,台灣本土力量將有機會全面奪回過去被扭曲與輕視的發言權與份量。因此,原本的台灣本土力量將可以主導台灣的政局發展,外來政權面臨南北勢力的消長,也勢必進行徹底的本土化改革路線,對台灣未來主體意識的扎根與發展,都會有所助益。

以上三篇"台灣應開放國際級觀光賭場注入經濟強心針",是個人對近來討論台灣開放博亦產業的一些看法,因為近來工作繁忙,並沒有很有系統與組織的來論述,僅以部落格隨性的方式寫下與大家分享看法,希望部落格讀者不吝指教。

(END)

7 則留言:

chwu 提到...

您的意見非常好,但是執政黨能否有人可以聽到你的意見?
在台灣許多左派橫行,講到開賭場,就會有許多人持道德理由反對,特別是民進黨本身就有許多左派理念支持者(新潮流那一掛的),為了沽名釣譽,持反對立場可想而知....而泛藍也有一堆假青高人士(特別是中時派的),也會持反對立場,澎湖設置觀光賭場,恐怕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tipping888 提到...

謝謝您的見解。
您說的沒錯,曾經有一次在打球的場合,跟一位也算是極高層的人士閒聊過這種想法,但一開始得到的反應也是"聞賭色變"。
其實,這也是正確,表示這些為政者也是存乎善念,因為賭博給大家的印象與對社會的發展的確有負面的地方。我一再提及的,若要開放,首要考驗的就是政府的執法與管理能力,若這方面政府自己沒有把握,那我覺得還是不要冒進。若政府真的花時間做好研究,做好規劃,做好一切的評估與配套措施,這些好處才會真正發生!
若我們把觀光博亦認真的當做一個產業來發展,真不要一昧排斥這個產業,應該要做的,是提升自己的管理能力來駕馭它才是積極正面的想法。

路人 提到...

您的建議非常地完善
但是 有幾個變因得考慮進去
首先 台灣的社會生態--不可否認 台灣的賭場經營恐怕會落入黑道當中 甚至成為黑道漂白和洗錢的管道 再者 目前的立法院的品質 期待能推出完善的配套計畫與措施嗎?
另外 參考一下附近國家的競爭吧---新加坡也在蓋賭場了...外加原本就存在的澳門 韓國 馬來西亞???

我不否認觀光型賭場的確可以帶動許多產業的需求與精進
但是 這是台灣所需要的嗎?
個人以為 台灣適合小而美 但是可以吸引金字塔頂端的(或者對於旅費預算大方的)消費者 發展有益地方發展 同時不會破壞環境與社會結構的觀光活動

我不是對台灣沒有信心
而是對於目前政治惡鬥 只管自己利益的立法院 沒有信心

Xman 提到...

路人的意見很有道理. 以台灣民代的素質我真的不敢想像會做出什麼樣有水準的賭場.

現在澎湖已經被破壞很多,例如在白沙灘上蓋水泥碼頭,如果引進賭場,一定又會有人搶蓋旅館或其他奇奇怪怪的設施. 我對政府管控能力毫無信心, 而且更多時候是政府帶頭破壞景觀. 如果我們的政府能像您說的這麼有魄力和遠見就好了.

要發展南部,我覺得應該把首都南遷,最好可以在南部找一塊空地發展一個全新的示範都市, 讓台灣人看到原來我們也可以擁有高品質的都市.而且如果有大規模抗議或官員經過交通管誌,在新的都市比較不會妨害到其他人.

其實高雄市的格局還蠻適合當作首都的,只是位置不適中. 我是台中人, 不過我並不希望首都遷來台中,打亂本地悠閒的氣氛.

快樂的澎湖人 提到...

我本身相當反對賭場的建設,理由不外乎黑道.治安問題與環境破壞,看了板主的見解,讓我從另一個角度來思考這個議題,同時有許多國外成功的例子,但是我還是不禁懷疑政府真的能有效管理嗎?希望政府能有心的好好研議,而不是只看到龐大的利益
據聞澎湖地區已經有一些立委大手筆投資想必賭場興建的可能性...但利益牽扯其中,政府能嚴格管理而不受到民代的黑手嗎?
澎湖縣雖然收入不豐,然而居民的快樂指數以及治安卻是全國前二名的縣市,我不希望一個賭場的建設,讓澎湖變成有錢但居民卻不快樂又提心吊膽的地方
補上一個
http://www.gogoph.com.tw/casino/%a4%bd%b6%7d%abH.htm

boss 提到...

我讚成
2. 經濟重心南移,造福雲嘉南高雄屏東等地的經濟

不過版主也是老闆,
版主的公司怎麼不搬到雲嘉南高雄屏東等地??

提到...

不好意思

我是一個大學生
因為我們需要您的這些言論
來支持我們辯論的論點
所以複製印下來來參考

希望您不要介意
也感謝您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