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16日 星期一

台灣年輕人前往中國工作與就學的迷思(1)

這幾年,每次遇到一些跟我差不多年紀的朋友,最常聽到的就是XXX也去大陸了這種消息。
(如同以往,我總是要先更正他們的說法 - XXX是去"中國",不是去"大陸"!)

像我一樣30多歲的台灣朋友當中,這幾年仍有許多人前仆後繼的前往中國,同時也有很多人從中國回到了台灣。

從我比較瞭解的台灣外商圈談起,台灣過去一向是這些外商公司培養"講華語"專業經理人的人才庫,過去20年間,許多台灣外商培養的專業經理人,在能力逐漸成熟,可以獨當一面的時候,被派往中國開疆闢土,這些人領著比待在台灣多好幾倍的薪水待遇、高級房舍及家眷的配套福利,在中國過著上等人的生活,這是台灣人專業經理人在中國的黃金時期。

最近幾年,想要前進中國的人更多了,這些外商 - 尤其是美國人,也更聰明了,聰明的調整他們的人事策略,不管是從美國或台灣被派去中國,除非你是副總(VP)級以上的高層職位,他們大多會要求你接受所謂的"local pay",也就是根據當地分公司物價水準所制訂的薪水標準。因此也就會聽到一些台灣國立大學剛畢業的畢業生被知名國際企業派到上海,竟然只領不到6000人民幣的薪水的慘事。(我真不知道這些人去中國做什麼)。一些外商資訊公司的小主管們,因為在台灣一時遇到瓶頸升不上去,在媒體與社會輿論對中國大肆吹捧的氣氛中,竟然可以接受跟台灣差不了多少的薪水,離鄉背井前往中國就任,開始另一種"被中國上司管,被中國下屬惡鬥"的悲慘職涯!他們回到台灣探親時,面對不熟悉的人無不努力吹捧中國的前景,但面對自己人時,也只能暗自神傷,滿腹委屈往肚子裡吞。綜合自己與其他一些朋友的看法,現在30幾歲的台灣年輕人,有選擇的話,最好不要去中國,因為:

1. 薪水不一定比較好 (那種low pay的薪水回台灣夠你花嗎?)
2. 現在去中國的台灣年輕人已經沒什麼價值,很容易救被取代掉,沒幾年就會被中國人的下屬取而代之 (你薪水比當地人高,不趕你走那要趕誰呢?)
3. 未來要回到台灣的職場困難度很高,要去的話最好就抱定不要回來了 (台灣沒你的位子了!很多人最後的結局就是取或嫁個中國人定居中國!)
4. 你會希望小孩在中國那種教育與社會環境下成長嗎?

我從美國計畫要回台灣的時候,有一票美國公司與獵人頭公司,每天打電話、每星期安排interview,總結就是 - 希望我接受他們的爛條件,去中國帶領他們那邊的團隊,但談到薪水,竟然要我接受美國同職等工作薪水打六七折的local pay待遇,還千方百計的說服我說這樣的薪水在中國可以活得非常舒適 - 我心想,這是要叫我一輩子待在那裡都不要回台灣或美國嗎?那種薪水出了中國到了高收入水平的地方,還夠用嗎? [當然更多老經驗的前輩告訴我,到中國其實不是賺薪水的,還有許多旁門走道的枱面下好處,才是真正"肥"的地方]

我心裡對這種offer的解讀就是,其實這些美國人就是要ㄠ我去中國,利用我從台灣與美國花時間與金錢學會的東西與經驗,幫美國人訓練中國那些人,然後再過幾年,這些美國人就要用年輕又便宜的中國年輕人把我幹掉了。面對一個對台灣充滿敵意,用飛彈對準台灣,三不五時威脅要解放台灣的中國,這種喪權辱國的事我絕對不幹!我與太太有共識,拒絕了要我們去中國的所有工作職務,回到台灣,開了自己的公司。

我想法很簡單,人要活的有格調,不要昧著良心為了討好中國人,每天還要在代表公司的公開場合,言不由衷的講些拍中國人馬屁,讓中國人自己爽的屁話!就跟許多現在還活躍在台面上,那些我們認識的高階專業經理人一樣,每次在中國的報導中看到他們在各種大會議活動中,為了自己任職公司的績效與公關,用刻意新學來的中國語彙,極力吹捧中國的未來、討好那些中國高官與廠商(讓他們爽),下了台後,會忍不住要為自己言不由衷的表現,用句台罵三字經來彌補自己心裡的委屈!

每當遇到台灣那些被統媒影響,一心要前進中國當打工仔的人,我希望他們好好想想某些曾經自以為是中國人的台灣人,到中國後的經歷、下場與現況 ... ... 有興趣可以去中國的新華網、人民網、或百度去search一下一些知名的台灣經理人在中國遭受的待遇吧!

(待續)

19 則留言:

NON NON 提到...

下一波台灣人將前進越南...
我從台灣人吉普賽似的流浪宿命中. 學會更珍惜台灣.
http://blog.roodo.com/non2005/

提到...

蠻中肯的文章,不過很多情況是被迫的。
現在去上海看一看會覺得台灣人很可憐,為了混口飯吃必須離鄉背景。很遺憾,不過如果台灣的情況不改善,大陸或者中國也只不過是台灣輸出勞工的其中一個點罷了。

匿名 提到...

沒錯,想想微軟大中華區總經理的黃存義在中國與手下的鬥爭史、還有以前號稱台灣到中國的打工皇帝-前用友總裁的何經華跟大陸老闆的過節,都是最近七八年間台灣專業經理人前進大陸的借鏡。這些在大陸商業網站上都可以找到很多相關的精彩鬥爭連續劇。哪像台灣的商週雜誌,盡是些騙台灣輕專業經理人勇敢前進中國的假故事。真正慘烈的故事在格主說的那些中國網站上反而才看得到。

現在才一窩瘋跟著統媒的號角前進中國的,都只是被短暫利用的工具,因為現在的中國,已經很難再有那個環境讓台灣人出現另一個俞新昌、孫振耀和陳永正。

Sharm 提到...

hey

you are one of two bloggers chosen by sharm to represent your country in the first international blog
WUB (World United Bloggers)
the aim of this blog is to prove to the world that the difference in our languages and religions and colors doesn't make us hate each other and we can make this world better if we say our opinion with a respect to the opinion of the others
if you are agree to join us please send e-mail with your nick name , age , country and your blog address to send you activation mail which makes you read every thing about the WUB (World United Bloggers) and it's aims
thanks

Sharm

tipping888 提到...

感謝Non Non的留言,Non Non的blog (http://blog.roodo.com/non2005/ )是一個詩情畫意,有豐富內容的網站,不知不覺就看了半個小時。

台灣人的確是征戰四海的民族,可以做全世界的生意!這正是台灣人的本性。全世界各地都可以看到台灣人的足跡,過去10多年來,台灣的投資過度傾向中國,明明對中國已經開放到底了,統媒仍然一天到晚逼政府"開放"! 其實背後真正的目的就是要逼台灣投降!

不管是越南、印度、非洲、還是美國、歐洲、俄羅斯,這些都是台灣人可以前進探索新機會的地方。但國際化程度越高的人,往往更能體會心繫台灣這塊土地的那種情感,更比國內每天只會唱衰看壞自己的媒體與民眾,更珍惜台灣存在的意義與價值。

twnathan-台灣奶神 提到...

受教了
好文必推
期待下一集 ^_^

匿名 提到...

原來,全世界很多大公司的老闆的腦殘了,竟然跑去大陸開分公司,竟然都至麼重大陸市場。

因為這些腦殘的大公司大老闆,導致很多好的工作機會都在大陸,甚至本來在台灣的公司,整個搬去大陸,可憐的員工,只好乖乖的跟去。

這些世界各國腦殘大老闆,實在不懂經商之道,都該跟版主好好學學!!

匿名 提到...

同樣那句話,全世界都不怕,就只有部分台灣人怕大陸怕的半死,偏偏又不承認,只好寫這種假道理文章來騙人,可悲,可恥!

你舌頭嚼爛了也無法改變這個事實。

tipping888 提到...

前面匿名者的留言,恐怕自己沒有分清楚上班的是員工,開工司的叫老闆,兩者大概無法相提並論吧!
我的文章提醒的是年輕人去中國"工作"當員工的迷思,並不是談身為老闆去中國開公司的經商之道。
不要動不動就可悲可恥的掛在嘴上那麼悲憤莫名,讓人從字眼裡都可以看到您扭曲的嘴臉之外,也污染了清爽的版面。

Tony 提到...

做一些補充轉載一些台灣專業經理人去中國就業以後的遭遇.

摘自: 商業周刊第 939 期


「就像一朵很美麗的花,但一下子就謝了。」到中國13年,換了 6個工作的台籍總經理,如此註解自己的遭遇。 「你的業績沒做好,請你離開。」鐘明炎才剛坐下,大陸國營企
業東方通訊新任總裁一開口,就要他走路。十分鐘後,鐘明炎回 到辦公室,準備紙箱。他關起門,看到桌上的家人合照,惆悵油 生。十分鐘前,他還是這家年營收八百億元企業的市場部總經 理,手下有五千名員工。再回到八年前,他在台灣,還是個兩百 人電信公司的總經理。 現在的他,卻落得中年失業。這天是二○○三年六月三十日,他 清楚記得。

一個月後,他從上海跑到杭州,投靠朋友,在不過十人的廣告公司求得副總一職。由於過去的積蓄都匯回台灣給妻小,手邊現金所剩無幾,他曾經拮据到五天只花人民幣一百元。即使窩在十坪的房子裡,但他告訴自己,「即使不順也不回台灣,大陸這麼大,機會一定有。」

又過了一年,實在待不下去的他,寫了三封履歷,拜託朋友幫忙,才找到現在英華達副總經理的位子。

鐘明炎並非特例。最近《商業周刊》經研室,進行一場跨海的追蹤調查。試圖追蹤過去五年來,也就是「移居上海」熱潮後,曾被本刊報導過的五十位赴中國發展的高階經理人,如今的際遇。結果發現,有二○%的人,職位被迫降等或換職到規模較小公司;有一八%的人回到台灣。雖然這數字的另一面,反映有二○%的人職位升等或掌理更大公司,有三八%仍能安然留在原位。

表面上,看起來有五八%的人有平盤之上的表現。但隱藏在數字背後,有兩項必須提醒:一,有些人才剛到大陸,目前還在蜜月期階段。觀察期一旦放長,五八%的數字不見得能維持;其二,這數字代表的是有被媒體報導條件的一群菁英,要穩在平盤以上者才勉強超過一半,更遑論此起彼落赴大陸發展的一般人。於是,飄蕩各省不得志的「流浪總經理」,成為新台商面貌。

他,被年薪兩千萬挖角;如今,手下員工只有五十人甚至,有總經理離開原本公司後,自己印名片擔任總經理,利用過去建立的人脈,接零星的案子生活,成為一人總經理。廖恩顯,就是一例。他名片上印著房地產公司的總經理職稱,還有地址電話。但他坦承,這只是借用一個辦公大樓的地址,若客戶打這支電話,會有別家公司小姐代接。

過去的廖恩顯,曾是一家擁有員工五千人的大陸仲介公司業務總監,但後來被本地人取代而離開。這一年來,他就提著一個電腦包,到處接案子。?這些總經理們,當初能走出台灣轉赴中國發展,是看上中國大陸多如天際繁星般的大好機會。為何最後卻發展不順?

以曾經上過《商業周刊》封面的何經華為例,三年前,他被大陸用友軟件公司〈最大的軟體公司〉以年薪兩千萬元的天價挖角,薪水不但是一般大陸專業經理人的四十倍,還有「黃金降落傘」條款的保護,保障他跳槽後五年的工作權利。但去年十一月初,他卻突然離職,還沒到黃金降落傘的期限。外界猜測,他是因業績未達到預期而被迫下台,何經華在接受專訪
時僅表示:「我年紀快五十歲了。用友的工作很辛苦,大部份時間都在外面出差,我想好好休息。」如今的他,是西貝爾〈Siebel System 〉大中華區副總裁,員工不過五十人,與用友的五千人相比,規模小了許多。短短三年,何經華的轉折點出,台灣人進入中國當總經理是最高難度的挑戰。不只何經華,從《商業周刊》的追蹤調查顯示,台灣人進入大陸企業擔任專業經理人者,存活率很低。

他,擁有完美學經歷;如今,月領四萬、妻離子散中國第一大房地產公司——綠地集團前總監張永河,就是台灣人「陣亡」於大陸公司的典型例子。他在二○○二年十月接受《商業周刊》採訪時,就預見自己的際遇:「前面已有台灣、香港總監陣亡,員工眼神明白告訴你,他們正在為你倒數!」三個月後,果不其然。

二○○三年一月初這一幕,讓他難忘。三十坪大的會議室裡,董事長問他:「你不覺得業績提升速度太慢嗎?」十幾個穿深色西裝的部門主管的眼神都直射過來,他是全場唯一的台灣人,知道自己的命運就是離開。相較於一九九九年,董事長親自挖角,相較同級主管多出十倍薪水讓張永河風光入主集團,張永河知道等到下面的大陸人已經可以接手自己的工作,就是離開的時候。

岳繼沅,也是一個例子。走入上海市古北區的一處台灣人社區。一樓的公司信箱地上散落
著許多待收的信件,轉上二樓民宅,老舊牆上掛著公司招牌。「你怎麼找到我?我是個到大陸失敗的例子。」在二十坪大的房子裡,岳繼沅抽著菸悠悠地說,身後牆上掛著一幅一公尺長寬的中國大陸地圖。今年四十七歲的岳繼沅,來到中國十三年,換了六個工作,待過四個省。現在的他,和朋友合開賣省電裝置,職銜是副總,月薪約新台幣四萬元。很難想像,他在台灣是個擁有完美學經歷的專業經理人。畢業於台大電機系、商研所,第一份工作是IBM業務,做了八年決定赴中國就業。但現在,同學身價上億的有十個以上,他卻事業無成,妻離子散。他一生的風景大好大壞。一九九三年,他單身來中國發展,同樣任職IBM的妻子不願跟來,半年後離婚。剛開始,他和朋友合資在武漢成立一家紙巾公司,六年後,抵不過當地廠商的低價競爭,收掉公司。輾轉換了兩家公司後,到北京擔任冠遠科技大陸總經理。

搭上冠遠赴美國那斯達克〈NASDAQ〉掛牌的列車,岳繼沅嘗到一夕致富的滋味,分紅加年薪近千萬元,出入有名車與私人司機。但財富來得快,卻也轉眼雲煙。二○○一年九月,冠遠總公司爆發假帳風波,不到一個月從那斯達克下市。當時還帶著兩百人在中國衝鋒陷陣的岳繼沅,回到北京辦公室,等待他的不但是變成壁紙的股票,還有裁員的人事令。

「就像一朵很美麗的花,但一下子就謝了。」他為自己的遭遇下了這個註解。

為什麼不回台灣?他回答:「回台灣舞台太小,加上沒了人脈,根本不可能回去。」二○○二年,他看到網路遊戲火紅,將身上近三分之二資金投入做遊戲代理,但資金很快燒盡,帶著僅剩的四十萬元,他從北京一路坐夜車到上海投靠弟弟。現在,他窩在上海,晚上和鄰居打打麻將。台北的家已經兩年沒回去,高雄的母親四年不見。去年底,七歲的女兒到上海看他,第一句話就是:「爸爸,你怎麼和照片上不一樣,變老了。」他紅了眼眶。

他,曾經手握百億預算;如今,名片只有名字、沒有職稱前台灣順新電腦總經理林肇基,也因錯估大陸市場,最後賠上一億元。

對他而言,堆疊在碼頭一貨櫃數千萬元、已經三年乏人問津的電腦用品,是他輕忽大陸市場的代價。一九九八年,他到中國成立順新電腦,經營電腦品牌產品,三年內急速擴張,一口氣從上海開公司開到東北瀋陽,五家分公司,原本打算利用台灣常用的衝量降價策略搶下市場。沒想到,戰線一拉長,當電腦產品快速跌價,加上過大的庫存,幾千萬元立刻人間蒸發。

林肇基說,以前在台灣,看完北部分公司只需要花一天,到中國的五家分公司卻要花十天,「連時間都不一樣,卻要用台灣經驗來打戰。」

現在,他想清楚了,到新公司擔任總經理,先要從一個地方做穩,才有可能談擴張。辦公室牆上掛著一幅他來中國就隨身帶著的照片。照片是一隻翱翔天際的老鷹,「我有一天在中國一定要像那隻老鷹一樣,成功飛翔」,四十八歲的他,還在等一個東山再起的機會。

不過,大陸人學習得很快,台灣人「東山再起」的機會所剩不多。不論是創業者,或專業經理人。

楊正平,也是一個被用完即丟的例子。一九九三年,他被中國最大餐飲集團百勝集團,以年薪外加車子、子女津貼總共七百五十萬元的高薪挖角至中國,擔任建設部總監,幫忙中國的肯德基設點,九年來蓋了近八百家,這個紀錄至今無人能破。但自從二○○一年六月公司實施本土化後,他的薪水一下子被砍掉一半。最後公司甚至直接拔擢跟他在身邊的大陸副手,請他轉任「顧問」。一年後,他正式離職。從此,楊正平成了流浪總經理,兩年內換了兩家公司,但都因為不習慣而辭職。現在名片上只印有名字,沒有職稱。

過去,台流的名稱,只是中、低階級,但隨著越來越多流浪總經理的出現。漸漸地,在台流裡浮現了一群總經理的臉孔。他們在中國沒了工作,卻依舊在中國等機會。對他們而言,中國市場的魅力太大,台灣容或有機會,也不過是一些芝麻屑。 相較留在中國的流浪總經理,有些人則選擇回到台灣。中國人壽資深副總郭瑜玲是其一,她坦言很想把那段記憶擦掉,大陸經驗兩百天,「感覺就像一道牆隔在那。」言語裡流露不適應的無奈。她的大陸同事們都是來自清大、北大的菁英,同事間濃厚的煙硝味,這種壓迫感讓她變得不快樂,「我這半年每天下班就一個人回家,也不應酬。」她無法融入這個圈子。好在只有半年,台灣人脈還在,後路沒斷。「許多台灣總經理在大陸超過兩年,要再回台灣往往也沒位置了。」良英國際地產總經理張永河表示。如果待在中國超過五年,回台更是路迢遙,除非曾經有戰功。台灣第一位
到中國的外商保險公司總經理、有上海壽險教父美譽的徐正廣,十年內將友邦保險從一百三十人帶到五千人團隊,最後卻因業績下滑而下台,結束「徐正廣時代」。十年心得,生過大病的徐正廣輕嘆口氣:「不堪回首啊!」現在,他回台轉任南山人壽顧問。在這次《商業周刊》的追蹤調查中,回到台灣的九位總經理,相較流浪總經理,都是有能力回台灣的老總,中國使他們看到機會,卻更看到背後蟄伏的危機。

*9位「返台」的高階經理人
回原集團
許志成 國巨蘇州廠總經理 國巨傳統電阻產品部門負責人
張全福 太平洋安泰人壽總經理 ING安泰人壽資深副總
轉換公司
王銘陽 中國平安保險集團投資長 中國人壽總經理
郭瑜玲 中國平安保險集團助理首席 投資執行官 中國人壽資深副總經理
徐正廣 上海友邦人壽總經理 台灣南山人壽顧問
陳邦仁 花旗銀中國區消費金融 台灣大哥大資深副總經理 業務負責人 暨商務長
羋振奇 三思科技總經理 中國生產力中心顧問師
吳婉綺 上海易趣網業務發展總監 eBay台灣行銷總監
自行創業 莊雅萌

tipping888 提到...

台灣商周這本雜誌永遠是這樣不長進。
當初這些人也是被他們捧得高高的,然後台灣一群盲從的年青人看了商周那些故事就往中國衝,現在更多人深受其害。
現在台灣商周又開始打落水狗。這種爛雜誌我以前就很看不起,以前來跟我採訪時,我就知道這些記者素質並不高,而且都是一群人云亦云的記者。

反倒時最近幾年,我比較喜歡看中國的商業週刊,裡面的故事更多、更精彩!而且,知己知彼,才能克敵致勝!要打敗中國,必須比中國人更了解中國!

Tony轉貼的文章當中,有位仁兄說「台灣舞台不夠大」,所以不回來台灣了。那更是井底之蛙的看法,台灣的舞台絕對比中國大,因為台灣除了投資中國之外,更從三、四十年來都在全球五大洲做生意,只要有錢賺的地方,就會有台灣人。大家想想看,世界上有哪幾個國家像台灣一樣,有那麼高的人口比率,都出過國,並且跟那麼多國家都有經貿往來。

台灣舞台真正大,只有被中國黑洞吸了進去的人,才會落在那個黑洞裡爬不出來,最後擁抱了一片黑森林,卻放棄了更大一片世界市場。這個說法,20多年前彭明敏先生在他的【自由的滋味】一書中就已經強調再三了。

Tony 提到...

謝謝鐵平兄在百忙之餘為文指正.敝人以前很少看坊間的商業雜誌,所以吾兄應該可以諒解敝人對[台灣商周]沒有什麼印象.對這本雜誌長期下來一貫的基本觀點確實不是十分瞭解.受教了.只是剛好抓到商周的此篇文章順手轉載以表對貴站的支持並對吾兄一文提供火力支援.

現在我終於瞭解[台灣商周]也是屬於一腦袋醬瓜的媒體之流,但光以這篇文章而言他們倒是說出了今日中國職場上某些真實面,不無參考價值.至於文中說到中國市場夠大等以管窺天之言吾人一笑哂之如何?因為縱然我們可以把邏輯或Common Sense或多少個顛撲不破的道理擺在他們眼前,這些人仍然會選擇擁抱他們所要相信的去相信.個人覺得我們要說服他們是在浪費自己的時間.

敝人不才,事業無成,曾在幾年前闖蕩中國華東地區,足跡遍及安徽省及南京等地.真正見識到沿海地區以外中國人民的真實生活.其時所見所聞,實在大開眼界,至今猶點滴在心頭.其中一些奇遇不是今天台灣的年青人所能想像得到的(有一年冬天時曾在安徽省蚌埠市由當地友人相陪至一中高檔的餐廳中用餐,按照台灣人習慣把大衣搭在椅背上,當時客人不多,只有我們旁邊一桌和我們而已.結果用餐結束後回旅館發現皮夾被扒,人民幣數千和Nokia手機轉眼不見.餐館的僱員顯然知道另一桌的人就是扒手但裝做什麼都不知道.先前去過上海,在餐廳用餐時侍者會將你的上衣用衣套套上,那時以為是怕弄髒了衣服,現在回想應該是房扒手罷.).惟有像敝人在那邊被上海人南京人所瞧不起的窮地方住過,經歷過後,才會瞭解到今日的中國人和台灣人根本上是兩種不同的人.我們一但到了中國所有的遊戲規則就要全部重寫.基本上你要活下去就必須要把自己退化成生活在二十世紀初美國芝加哥黑幫時代那種模樣才有機會.

最後承吾兄以無限的熱情發暮鼓晨鐘之聲以啟發大眾人心.在此感謝

Goshawk 提到...

套句老話:「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早期中國經濟剛開始開放,自然需要外來的資金與人才,現在翅膀硬了,自然換上「自己人」。

我不曉得為什麼有這麼多人懷有「中國夢」,先撇開台灣中國政治糾葛不談,光中國的民族性這點就實在令人不敢恭維。不只台灣人,世界上其他各國人也似乎受不了。

tipping888 提到...

謝謝Tony兄的發言支持。

您在中國的所見所聞一定自己有更深刻的體驗,可以與大家分享。商周此文的確道出這些人的一些遭遇,值得許多台灣人警惕,也謝謝您提供這樣的資訊。

上篇文章會提到商周這雜誌,也是因為商周也是我曾經長期閱讀的刊物之一,因此,對他們裡面的記者編輯也略知一二,所以才會對他們許多前後不一的言論有些意見。

偏偏他們喜愛寫一些我們身邊熟知的人。過去每當他們要捧一個人的時候,可以捧成「長城腳下的xxxx」,或是「中國xxxx第一人」,「xxxx皇帝」,熟知內情的人都覺得很好笑,但出了門遇到一些局外人,尤其是亟欲尋找人生導師的年輕人,都把這些商周亂扯亂捧的人當成了偶像,把前進中國當成自己前途「唯一的道路」。

有時候,這雜誌又會反過來, 好像良心發現一樣的把曾經自己大肆宣揚的論調全盤否定,這種現象每隔一陣子就會發生一次,卻連一句道歉與更正也不必。

說真的,商周最在行的就是「創造虛無的流行商業話題」。

Tony 提到...

首先謝謝鐵平兄的回應.然後請原諒敝人用英文回答您.因為敝人英文打字速度比中文快多了.今晚為了趕時間所以偶一為之.您看完我的全文對我的職場背景有瞭解的話應不致冒犯.

So, what I’m going to say is not trying to please you, but it’s from my heart.

I should say that although I believe that we are from different profession and background [I used to work in old Acer Corp. now acer Inc. and currently run a small computer related business in South East Asia. Used to travel a lot around Malaysia, Philippines, and China], our observation toward today’s China is quite identical. Although it seems amazing, but I should say that it is only natural since these are coming from our scientific observation and systematic reasoning.

I don’t know your age, but I imagine you must be a very good father around your 40s. And like a good father does, you have sympathy and consideration toward young people. You saw a lot of medias like [商周] nothing but lots of senseless words just to cover their shifted and unstable core values. They are only good at manipulating young people with their tantalizing, and most extravagant words. And just like a degenerate guide who leads young people walk the wrong way toward China, to a disastrous end. You see they are lost and confused. And you are most eager to share your wisdom with them. You’re ready to guide them through all kind of chaos and turbulences of life, and harbor them from mistake and growth pain so they will grow wisely and safe.

So, I do think the only difference between us is you have more passion and consideration about young people. And I, on the other hand, am simply cynical. Cause I usually believe young people simply refuse to listen to anybody but someone with enchanting words; they just think older people are slow and stupid. There is no way to make them listen to old ones. It is not unusual that in this generation feel they know everything, and will live forever. Who can blame them? I once was very much like them. Until I found out that I only learn my lesson by actually being there. That actually the old man who kept telling me some moral lesson is telling the truth. But it’s too late. I’ve broken my bones all the way, and cost a small fortune when I decided to go WEST, to China.

You mentioned that I should share my experience with people. It will be an honor for me to do so, but I have problems:
1. I’m a semi-idiot regarding computer stuff (even though my business is computer related). I don’t know how to upload text or photos, not to mention creating my own blog. I can learn, but it would take me some times to learn. As for now, time is a luxury I can’t afford.
2. Even I start a blog, it would be another problem as how to maintain it on everyday base. As I have to travel abroad a lot. (Got a small operation in Malaysia). My Chinese typing is too slow too.
So thanks for your compliment and sorry to let you down. But I promise from time to time I would post my story in China as witness to the righteousness of your articles.

I hope in some way you will understand that a man whose vision is beyond his generation is also a lonely man. But I hope you’ve known that already. I hope you can pull it through with your passion.

Best regards,

Tony

Eric 提到...

很抱歉, 我認為大陸還是中國只是文字敘述, 爭執於這樣的名詞十分小家子氣, 所以以下我還是會使用慣用的大陸或是內地.

來大陸出差外派數年, 跑過幾個內地城市, 一些內地的見聞, 與您有些不同, 提出來供大家參考.

"被中國上司管,被中國下屬惡鬥" 這樣的情況, 在內地聽到相當多, 即使是VP以上職位, 也難保上司不是大陸人, 底下不是一群 director 等著幹掉你, 但是這表示在內地工作環境就比較惡劣嗎? 反觀台灣企業, 百人以上的本土公司, 多的是內部搞派系, 大家鬥得不亦樂乎的; 更不要說本來許多本來就績效至上的外商公司, 不管是在哪邊設分公司, 進去就是槍林彈雨.
就我自己看到的一些情況, 內部鬥爭狀況是否嚴重, 與公司人數、企業文化比較相關, 喜好衝突管理、部門競爭的企業, 自然而然搞鬥爭的情況比較多, 如果說來大陸工作才會碰到, 恐怕是十分以偏概全的.
至於被中國上司管? 我個人的經歷是上司的眼界、氣度、能力、領袖風範才是決定是不是好老闆的標準, 國籍絕對不是需要考慮的部份.

Eric 提到...

[續上篇]

對於來大陸的中階主管, 您所提出那四點, 我接觸到的台灣朋友的遭遇相當不同.

1. 能夠拿到什麼待遇, 完全看個人能力、職稱、工作內容與產業別. 要是碰到開出 local pay, 其實答案很簡單, 就是自己在外界眼光不值那個價, 這時候回絕掉多培養培養自己才是王道; 如果碰到 head hunting 經紀人用大陸市場大這些屁話來呼弄, 那也請小心, 因為這種 head hunting 經紀人不是出來亂槍打鳥, 就是剛出來混沒搞清楚行規.

2. "台灣" 年輕人的價值? 在企業中, 人的價值在能力, 能力行的, 就算是火星來的照樣會有高薪好待遇; 內地的所謂 local pay, 在未上市公司裡也不乏 4~5 年年資的中階主管有30~50萬RMB年薪(也就不看股票紅利, 公司願意花那樣薪資水平聘用). 所以價值的重點是於怎麼培養自己的專業能力與價值, 而不是國籍, 要是自己能力下面的人取代不了, 誰管你薪水比 local pay 高多少? 又能力夠強, 也多得是追不上的 local pay.

3. 回台灣職場難度很高是事實, 這部份是要來的人必須想清楚的, 畢竟做事方式、習慣不同, 累積的人脈回台灣不見得有用, 大環境運作方式/遊戲規格也不同, 如果來..也許抱定賺夠再走, 或是隨遇而安長期待著的心態, 會比較容易

4. 子女教育問題的確是相當大的問題, 不過內地的現在也有許多針對台商子女的教育體系, 至於在這個環境成長是好是壞, 坦白說個人認為是需要時間去驗證的.


始終覺得來大陸最重要的是心態, 最近才送走兩位台灣經理, 一位剛滿一年, 一位來不到半年.
如果自己適應能力不佳、心臟不夠大顆、又缺乏世界觀、眼界過度侷限, 來大陸會死快, 這絕對是無庸置疑.
如果心態正確, 自認有能力, 又有著背水一戰的決心, 來大陸或許是個機會.

[先下班繞跑, 下次再論]

tipping888 提到...

感謝各位的補充說明,希望這些見解能讓更多台灣青年從更宏觀的角度認識中國。
除了中國,台灣青年也應該效法更早之前台灣人做生意的精神,全世界各個角落都可以去嘗試,不要一昧的以為必須要去同樣講中文的地方,才有競爭優勢。要領好薪水、要過優質的生活、要學先進的技能,我鼓勵大家前進歐美先進國家,開開自己的眼界。

匿名 提到...

i do not knwo how all of you think about china .
to me ,i do not like to go to china .

there is a lot of troubles in there .

in my view ,there is a huge gap between inner china and outer china .

the taiwanese whom i knew in china is very hard to survive .

the troubles includs a struggle between outsider and insider ,salary ,environment of the work ,performance ,workload ,title ,time ,capital ,strategy .

the golden age is end to taiwa's high level manag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