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8日 星期五

媒毒與十一寇 - 這些人為什麼在民進黨初選被淘汰

我的立場很清楚 - 我並不認為民進黨裡這些被點名的人是所謂的「十一寇」,這樣的稱謂既不公允,也沒有點出真正的問題。(參考: 他們真的是民進黨「十一寇」嗎?我不認為... 2006.12.30)

他們這些人真正的問題在哪裡?他們是重了「媒毒」,並不是因為他們是所謂的「十一寇」(參考: 民進黨裡中了「媒毒」的人有哪些? 2006.12.13)。因為中了「統派媒體的媒毒」,讓他們自己的支持者痛心,因此初選就被淘汰了。不幸地,「媒毒蔓延」是新潮流這個派系長久以來的問題,因此這個派系在初選中慘遭滅頂,也是台灣本土力量「對統媒的一種直覺性反撲」下的受害者。

陳文茜、鄭麗文這兩位女士先是與新潮流淵源頗深、編輯過新潮流雜誌,然後卻在電視及廣播媒體上主持節目後產生質變,他們發現擁抱媒體像吸鴉片一樣會上癮,而且這種「媒毒」讓自己醺醺然的感覺,竟然比搞政治還要過癮,因此,「媒毒」解了他們的「政治病」,但也開始為了要討好背後統派色彩的老闆們,把自己原本的立場都徹底放棄。

其他前仆後繼者,誤以為統派媒體字正腔圓的泛泛之論,就是所謂社會「中間選民」的看法,為討好中時、聯合報系及TVBS、中天等電視台博一些大版面,為了與一些媒體老闆及黨政小記者們交遊以滿足自身的虛榮感,逐漸放棄本身的立場,背棄了支持者,甚至除了砲打自己人博取媒體關注外,完全沒有替政策辯護的能力。

這些人高喊黨內改革口號,批判黨員結構,但看在外人眼中,令人不解的是,若這些人真的有成為民進黨的中流砥柱的本事,那怎麼不以本身對所謂中間選民的魅力,吸引更多理念相同的中間選民加入民進黨,好好改變自己口中所言「偏差的黨員結構」呢?這些重了媒毒的落選者所犯的最大錯誤,就是花了太多時間去討好統媒的記者們,花了太多氣力去迎合統媒的論調,但對自己政黨所推動的政策不夠用功、對黨內的改革只有口號沒有行動、甚至是自己選區的基層經營都沒有好好花心思去做 - 這樣怎麼會有票呢?

這些人只會對媒體喊改革口號,疏忽與自己選區的民眾接觸溝通,立委幹了許多年,卻不會吸引更多與自己理念相同者加入自己的政黨以成為自己堅實的後盾。到了選舉關鍵時刻,慘到只能苦苦巴望著「不知道哪裡來的游離票」、或是要靠「民調中的藍色選民」才能取得入場券,這樣沒有戰鬥力的媒體寵兒若能取得民進黨初選的入場券,那才真要天佑民進黨。若真的這些人的魅力可以用理念吸引到更多的支持者,而不只是吸引更多統媒的關注,那大家歡迎都來不及,又豈會打壓這些人?民意代表平常就要用清晰的理念去吸引民眾,去影響選民的想法,而不是選前才要搞什麼「民調教戰手冊」(平常就應該要教了)。這些的人落敗,證明他們這些媒體寵兒吸引到的只是海市蜃樓的空氣票。

最後,我要誠心的呼籲,台灣本土力量應該要給這些一時迷失在統媒包圍裡的優秀人才一個改變與自新的機會。這次落敗的教訓應該可以讓這些人在統媒的媒毒病症中,回過神來。這些人必須瞭解,台灣本土力量的支持者不是只有上了年紀、只會講台語的阿公阿媽,還有更多像我們這些比他們學經歷更好,華語說的比他們更好聽,更有國際觀,甚至更年輕,但卻更具有台灣本土意識的人。或許我們這些非民進黨黨員才更像是這些人應該積極爭取與訴求的中間選民。

我相信這些人一時對統媒的妥協與迷惘,並沒有侵蝕他們深愛台灣這塊土地、願意為台灣繼續努力奮鬥的本質。這些從年輕時代就從事政治運動的政治人,並沒有機會像我所認識的一群國際企業菁英一樣,有機會在跨國企業裡接受正規嚴謹的媒體公關專業訓練與薰陶,因此在長期與媒體共舞時,無法掌握適當的專業原則來傳達正確的訊息(在企業裡,這樣的專業經理人也是會被開除的),充其量,他們只是媒毒的受害者,並不是加害者,台灣本土力量的支持者,應該要對這些人予以包容、原諒,並視這些人往後的表現給予支持,再給這些人繼續為台灣努力的機會。畢竟,中毒生病的人並沒有錯,錯是錯在那些媒毒的病原體。

3 則留言:

lauhing 提到...

這樣的看法極其公允。
也希望這些中毒者能有所反省。不過,看沈與羅、鄭在電視上的發言,似乎還沒省過來。

披頭王 提到...

除了美琴外都不可惜!

建江 提到...

個人以為這可以分為兩個方面來說:一是您所謂的媒體人本身可能立場不夠堅定,是所謂的騎牆派;但是第二方面,在下對於您所提到的「為何他們不在黨內以其中堅地位來進行改革?」抱持著一些不同的看法。段宜康、羅文嘉,這些在民進黨內部都是形象極佳的民意代表,本身的才幹也頗傑出;但是當他們這些人提到改革的理念時,馬上就被當權者所壓制了,這樣的黨內環境,還能奢望黨內有理想的同志一同為這個黨來奮鬥嗎?而陳文茜、鄭麗文,甚至是沈富雄、鄭運鵬等人,他們雖說現今談論一些時事的觀點是遠離了現今的民進黨的做法;但是,到底是民進黨背離了當初的理念「清廉、勤政、愛鄉土」?還是這些您所謂被統媒污染的媒體人違背了他們的初衷?我想這個問題就留給各位看倌自己判斷吧!